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9

走在国庆前

后天北京就要举行大庆了,六十年,一个不寻常的年数,人到了六十岁也总要好好庆贺一番,六十年在我们国家被看得很重,被赋予了很多。今天我赶在国庆封城前和同学去了趟天安门,逃课去的

早上起了个大早赶早车,一大早天就阴沉沉的,但心里还是有很多的期盼,很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个样子。到了后发现人特别多,我也随着不由的兴奋起来了,拿着借来的相机挥舞个不停,我还拍了张手假做摸毛主席像的大亮头的动作的照片,挺好玩的。玩了一个上午,后来相机也没电了,也到中午了,下午有课,所以就回了,可是回来后也并没去上下午的课,逃了一天的课,哎,难得一次,很少逃课。

国庆假开始了,不知道去干嘛,没想好,想去看看海,又没人一起去,呵呵,所以也就大概又去不成喽。再说吧,今天挺晚了,该睡了。

好久没写了,呵呵

好几天没写了,不敢写,因为晚上到了十一点就要睡了,老是匆匆忙忙地。还有就是前段时间有几天事真的太多了,没时间,那几天又是装电脑,又是看病,晚上还贴广告——几乎天天贴,其它一些都算小事了,那几天真是没半分钟停过,这边还没完,那边又着急干起来了,但那几天却很开心,说实在地,也不主要是因为“忙”而高兴,自己也不太清楚,反正就是开心,穷开心!自己跟自己说要开心。有一天还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说喜欢她,不过过后再想想又觉得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,那天是带着挑衅、游戏意味的。说是游戏是因为那几天莫名地很开心,说这个有点开玩笑的意思;说是挑衅呢,是因为她对我很好,却老是还带着一幅领导对下属的意味,好像很公事公办的样子,让人有点受不了,跟她说这个,只是我内心对她这种行为的不满和挑衅,是精神上的”QJ”。那天说的时候,并不像想像的紧张、激动,而是还平常的、跟往常打电话一样,说的时候还是用开玩笑式的口吻。说了之后她就笑,我也不在乎,再问她,她说现在不想这事,我一点也不失望,不痛苦,只是感到很轻松,好像是把情绪发泄出来了一样。其实那段时间也确实想说话,打过好多电话给同学聊天。

昨天进医院了

最近还行

贴广告

我这一天,该用个什么形容词来修饰呢

构成有点难····

这学期新开了个三大构成课,看着容易,做起来真难,它老重复,最多就是稍微地做点变化,这也不是最关键的,最重要的是要手工绘,换电脑的话就轻松了,直接复制、粘贴,变化也是有规律的。

真没想到